演员章宇:看“无名之辈”如何演绎成名之路

浏览量:17 次
原标题:章宇:寻找真实

  2018年已经过去。回顾2018的华语影坛,有一匹黑马的名字必须得提——章宇。

  一年,三部电影,两部叫好又叫座,还有一部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特别提及奖,以及金马奖最佳影片、最佳改编剧本。“太会挑剧本了”,网友纷纷评价,顺便还让他上了一次热搜。

  《我不是药神》(点播路径:华数互动电视——电影)是广大影迷认识章宇的第一部电影。发布会那天,他身穿一件写着“野狗”的T恤,映照角色,他在里面演的黄毛,一个仿佛“流浪的黄狗”一般的底层青年。

  北漂多年的章宇很能饰演这类角色。对他来说,不幸的角色各有各的不幸。他擅长把握这种不同,并将其于细微之处体现。

  《我不是药神》里的黄毛,家庭贫困,年纪轻轻患上白血病而离家出走,以杀猪为生。他的话不多,都体现在人物身上——那种不要命地活下去的轴劲,就像野狗一样执着顽强:为了抢药,逃跑时受一身伤也要站起来继续跑;碰到假医生,打架毫无顾忌,扛起椅子就砸。在戏里,章宇都真摔,真打,真受伤,真流血。对于演戏,他就是这么带着一股野气。

  《无名之辈》里的眼镜,跟于城一样,是个外强中干的“悍匪”,但他的“外强”与“中干”都在章宇的演绎下得到一种喜剧化的夸张。天天想着“干大事”打劫,结果抢来一堆手机壳;声称自己是个悍匪,结果特别怕疼,还喜欢帮助人。这里他的“中干”不是逃避,一方面是人性中柔软的部分,另一方面是他对于命运无力掌控。这样的人物,十几年前我们就在古惑仔身上看到过,但是放到今天,观众依然有共鸣。

  2018年以前,章宇拍的大多是小成本电影。倒不是文艺,只是他只挑能吸引他的角色,而吸引他的角色大多有一个共同点——真实。这一点正是与他性格呼应的地方。剧本要真实、有逻辑,演戏也是。章宇属于那种会“磨”的演员,磨演技,也磨角色。成名之前,他拍了《手枪》。那部电影拍了六年。其间,为了融入角色,他住着小破旅馆,在公共澡堂洗澡,和外来务工的朋友一起在楼下打台球。回忆拍摄过程时,他提到一个细节:当熟悉他的导演和摄影来复景时,他来晃了半天,导演和摄影愣是没认出来——他已将底色和环境融入在一起。

  成名后的章宇活得真实而纯粹,不再对抗,开始试着与自己相处。过了而立之年,有了一些成就,也经历了一些痛苦,有时候需要麻痹,有时候也需要思考。不管是戏里还是戏外,对于演员来说,都是生活。梅欣颖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演员章宇:看“无名之辈”如何演绎成名之路